g1原创国产aV剧情赵佳美

  

朔风烈烈,冀州平原上一片苍茫,人烟寥寥。

驾!驾!驾!

一个身披盔甲、风尘仆仆的高大将领,手中的长鞭高高举起,拼命的鞭打着胯下的良驹,在冀州大地之上疾驰而行,背后烟尘滚滚,骏马已绝尘而去。

此人正是被公孙白释放的颜良,正急匆匆的要奔来向袁绍报信和请罪,他胯下虽然是八尺良驹,终究快不过冀州斥候接力棒式的急报,也快不过双马换乘的白马义从信使。所以终究是慢了半天的时间。

终于,鄚县那高大的城墙映入了眼帘

希聿聿~

随着一声马嘶声,马背上的颜良一拉缰绳,那马两只前蹄昂然而起,硬生生的停了下来。

夕阳如血,照耀在颜良那丈八钢矛的利刃之上,熠熠生辉。

颜良一把摘下头盔,望着远处的鄚县城墙出神,许久,他才一咬牙道:“颜某问心无愧,就算是护主不力,该罚就罚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我颜良跟随车骑将军六七年,出生入死,难道车骑将军还能杀了我不成?”

下定决心之后,颜良双腿一夹马腹,鞭马如飞,想要抢在城门关上之前进入城门。

耳旁风声呼啸,平原在脚下飞速的往后逝去,很快就奔驰到了城门之下,然而终究那城门还是被关上了。

颜良缓缓的抬起头来,望着城楼上的守军,发出一声爆喝:“我乃颜良也。速速开门!”

声如暴雷,城楼上哗然大乱,不少士兵纷纷趴到垛堞之上,望着城下的颜良。却无一人应声。

等了半柱香的时间,城楼上仍然既无人答应,也无人开门,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颜良的心头,终于他忍不住又大喝了一声:“我乃中郎将颜良也,为何还不开门?”

这一次。颜良含怒而吼,多年来的积威惊得城楼上的守卒魂飞魄散,一个军司马小心翼翼的从垛堞上探出头来,高声喊道:“颜将军,奉高将军之命,城门一旦到晚上被关。无高将军之令不得开门,末将已派人飞马传报高将军,还请稍安勿躁!”

高将军自然就是袁绍的外甥高干。颜良无奈,只得在城下等候。

过了不久,城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喊:“楼下的可是颜将军?”

颜良抬头一看,只见城楼上一名身披铠甲的将领,昂然立在城楼正中。正是高干,急忙回道:“元才,我乃颜良,请速速开门!”

高干笑道:“颜将军稍等!”

伸手一扬,那千斤闸门便被缓缓的绞动了起来,眼看已然升起两丈多高,颜良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,一催胯下骏马。疾奔往城门,冲入了城门甬道。

眼看即将奔出城门甬道口,突然一道道黑影迎面拉了起来,颜良收势不及,马前腿被那几道黑影一挡,登时发出一声暴烈的嘶鸣声,栽倒在地。

绊马索!

颜良不禁大惊,将钢矛往地上一撑,一个翻身,轻轻落地。

哗啦啦~

从城门甬道两侧涌现出无数的河北军士兵来,一杆杆锋利的长枪如同森林一般对准了他,在那密集的长枪兵之后,则是一张张大弩,那森然的箭头齐刷刷的瞄准了他的胸膛。

轰!

背后的千斤闸门也轰然坠落,断却了他的后路。

颜良勃然大怒,手中长矛一抖,向前逼了一步,丝毫没将面前的枪刃放在眼里,怒声吼道:“大胆,你等竟敢对本将无礼!”

那些河北将士,谁人不知颜良的武勇,眼见颜良逼近,被他威势所迫,竟然情不自禁的跟着退了半步。

哈哈哈~

随着一阵大笑声,高干已然提着长刀从城楼上缓缓的走了下来,然后走入人群之中,朝颜良一抱拳,笑道:“颜将军,你孤身而回,却失陷了二公子,有人怀疑你已叛变投敌,高某不得不防呐。故还请颜将军配合一下,一旦查得将军乃清白之身,自然还将军自由。”

颜良心头一沉,随即怒吼道:“老子跟随主公,也有六七年了,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,你敢怀疑本将?”

高干阴测测的笑道:“二公子被害,事关重大,不得不查。所谓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如果将军自问无愧,就请先委屈则个,待到了主公那里,自然见分晓,高某也是奉命而为,还请理解。”

颜良眼中神色闪烁,望了望面前的密集如林的河北士兵,长叹了一声,将手中的钢矛扔在地上,对高干说道:“高将军,请吧!”

高干冷冷一笑,伸手一挥,身后的河北将士立即如狼似虎一般,蜂拥而上,将颜良用绳索绑了个结实,终究畏惧他的武勇,又给他加了脚镣。

……

厢房内,袁绍正有气无力的躺在卧榻之上,身旁的两个婢女正在给他喂药。

这时厢房之外,脚步声响动,接着便听到高干的声音:“颜良护主不力,且有通敌之嫌,小甥已将其捉拿归案,还请舅父发落。”

袁绍眼中突然厉色一闪,沉声喝道:“带进来!”

“遵命!”

随着铁制的脚镣哗啦声响动,披头散发、五花大绑的颜良被高干等人推了进来,跪倒在袁绍面前:“罪将颜良,拜见主公!”

袁绍缓缓的抬起头来,扫了颜良一眼,冷冷的问道:“颜良,我叫你保护显奕,为何显奕遇害,你却生龙活虎般活得好好的,从实招来!”

颜良心头一沉,朗声道:“末将无能,被那赵云缠住,不及救护二公子,还请主公赐罪。”

袁绍冷哼了一声:“你一向武勇无敌,和赵云的武艺不相上下,乱军之中,就算你战不下赵云,为何会被他缠住?既然被赵云缠住,为何又能逃脱性命?”

颜良心中无愧,当即如实答道:“那赵云不知为何,武艺大增,上次在易城之时,末将已不是其对手,此次末将被白马义从团团围住,已然无法脱困,终究被赵云击败而被擒,却被公孙白放出,故此能得逃脱性命。”

嗯~

袁绍原本只是对颜良未能保住儿子的性命,心存愠怒,存心要整治颜良,以泄心中怨气,倒未真想到颜良会投敌,结果颜良这老实人这么一说,他的神色微微一动,鼻子里发出长长的鼻音,显然已动了疑心。

这时旁边的高干煽风点火道:“颜将军与公孙白交情不错啊,据我所知,我军将领一旦落入公孙白手中,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,譬如张郃和高览,颜将军已然被擒,居然能全身而退?”

颜良勃然大怒,嘶声吼道:“颜某跟随主公多年,出生入死,忠心耿耿,此次也是身中枪伤数处,险些丧命,难道主公要怀疑颜某么?既然如此,请斩我头!”

袁绍见颜良满脸刚烈和慷慨的神情,心中倒也于心不忍,不管如何,颜良毕竟是他麾下第一勇将,于是摆了摆手道:“松绑!”

有侍卫拔刀割断颜良身上的绳索,颜良吁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满脸感激的对袁绍一拜:“多谢主公不杀之恩!”

话音刚落,却听一旁的高干阴测测的说道:“颜将军既然说身中数处枪伤,险些丧命,能否让主公看看伤口?”

“好!”

颜良当即应声,将衣甲解开来,露出胸口鼓囊囊的肌肉来,给众人查看。

厢房内,空气瞬间凝结住了。

颜良的胸膛之上,除了发亮的肌肉和胸毛,哪里有半点伤口!

望着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,颜良瞬间明白了过来,当即面如土色,嗫嚅道:“公孙白放走末将之时,动用仙术……不,妖术替末将疗伤,故此伤口已愈合……”

嘿嘿~

高干发出一阵阴测测的笑声:“颜将军,这个谎言似乎不太高明啊。”

颜良正要强自辩解,却听袁绍发出一声怒喝:“来人,拿下!拖出去斩了!”

众军士再次一拥而上,将颜良架住,再次绑了个结实,然后往外推。

“且慢!”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急呼。

却见沮授急匆匆的奔了进来,对袁绍高声道:“主公,颜将军一向忠心耿耿,绝非内奸。再说,如今大战在即,临阵斩将,实为不吉啊!”

袁绍的脸色稍缓,冷哼了一声道:“带下去,关入大牢之中,待得破了公孙白,再慢慢审问不迟。”

颜良一言不发,任由众将士推搡着出了房门。

就在出门的那一刹那,他回头深深的望了袁绍一眼,眼中充满无香蕉短视频黄尽的凄凉和失望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Categories: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