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视频榴莲视频

  

(感谢大盟、赵无恤2014、魅影-冰心、光辉的宪章又顶一发,还有新书友“叶颂叶真名0828”打赏支持。)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这座宅院是村长(啬夫)的宅子,虽是山沟僻壤,却胜在宽大:两进宅屋,左右厢房,中央院子,正对门是正堂,后面是居室。整个宅子呈“甘”字形。

马悍与赵云就据守在这“甘”字形两端,管亥与周仓一个守后宅,一个守大门。

马悍细数火把,共四十个,与休屠俘虏所交待的人数尚有十人左右对不上。不过,这很容易解释,情况不明,休屠人肯定不会全涌进来,庄外多少要放一些巡哨警戒,这是基本常识。

四十个人,很好,刚够自己与赵云瓜分。

黑暗之中,打着这么明亮的火把,简直就是活靶子啊!

马悍朝赵云所在的屋顶看了一眼,因为距离近二十步远,只见到模糊一团。当下从背后抽出一支狼牙箭,向赵云所在方向挥了挥,算是打个招呼,随即张弓搭箭,对准一百五十余步外,正顺着村道,林木掩映间疾驰而来的休屠人,射出打响夜战的第一箭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声惨叫,拉开战幕。

马悍的箭术其实谈不上多神,他就只有三字诀:快、狠、远。

快!你射一箭,我射三箭;你越射越没力,我越射越来劲。

狠!你有盾牌,我射穿你;你有铠甲,我照样射穿你。

远!你还没看到我。我就先射翻你;你看到我了,我还是能射翻你。

面对群敌,马悍一旦开弓,根本停不下来。一条永不疲倦的机械臂,与一把加强版的超级弓,赋予他一人就射出一片暴击的可怖杀伤力。

五息!短短五息,休屠人就遭到致命打击,人仰马翻,一片哀鸿。

“有埋伏,大批弓箭手。快躲开!”

“扔掉火把,快扔掉火把,该死的!”

林中安静下来,那可怕的破空声,也骤然消失。

十一箭,射杀或射伤十一人,纵然是漆黑一团,马悍却能借助红外线瞄准,锁定一个个目标。矢矢中的,箭无虚发。或许他射中的不一定是要害——他没有什么百步射香火这种变态技能,他也不需要射这眼屎大的东西,他的目标。是人,是长宽高好几尺的人。他也不一定非要射什么要害,只要中了他的箭……哼哼!那就是撕裂加贯通伤,就算是射中四肢。那还要加上一个骨碎。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,这样的箭伤,足够见阎王了。

黑暗中突然传来赵云的声音:“今日方信。惊龙有一骑当千之能,眼下只怕惊龙一人,就可阻击这四十休屠骑兵。”

赵云用的是四石弓,有效杀伤也能达到一百五十步,但他才刚举弓,就被马悍的“暴雨梨花箭”震住了。然后,他直接扔掉弓箭,重新抓起长矛。

马悍笑道:“子龙,这么快就认输了?”虽然在说话,但马悍的动作却没有停,休屠人虽然灭了火把,躲藏起来,但在热源扫瞄之下,一个个如黑夜中的萤火虫,敞亮地展示自己的存在。马悍可以任选一个目标,然后在视屏上调取距离、高度,计算好之后,锁定,发射。与之前相比,这射速是慢了,但偏偏目标是固定靶,真是一箭一个准。于是黑暗中不时响起此起彼落地惨叫。

“夜林箭!是夜林箭!”

躲藏在树木、战马、土垅后的休屠人惊叫起来。夜林箭,是传说中一种可怕箭技,能够凭借着惊人的耳力与感触,在目不能视物的情况下,射杀敌人。可是,就算是夜林箭,也没有能射这么远的吧?哪有人的耳力能听得到百余步外的细微声响?更要命的是,对方的箭还是无视防御的——无论是躲藏在树后、战马身后,或是土垅后,那一箭射来,就是穿树、贯马、破土……总之,箭出必见血。

好在夜黑如墨,多数休屠人没看到这一幕,否则早跑路了。

被人当活靶子的滋味,没人能受得了,所以,休屠人动了。

马悍的声音适时响起:“子龙兄,你的猎物来了。”

休屠人显然知道,对方有一个可怕的夜林箭高手,在远距他们就是活靶,必须冲近,才有机会。于是,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,悄然接近了。只不过在马悍眼里,这些休屠人就象戏台上演《三岔口》的表演者一样,看上去个个在瞎子摸鱼,实际上在观众眼里,通明透亮,好玩极了。

马悍轻松自如地在这些老鼠靠近前,一个个点杀之。最后休屠人慌了,不顾一切,一涌而上,向土墙扑去。冲出去九人,最终只有四人冲到墙根下的射击死角。

赵云提矛纵身跳下,单手持矛,对准土墙某处就是一戳。噗!泥尘纷飞,一矛穿墙,墙外惨叫,矛缩血喷。

与此同时,守在门后的周仓,厚嘴唇咧开,黑脸露出一丝狰狞笑意。双手执刀,浑身肌肉鼓起,倏地隔板一刀穿刺,门板哗啦一声重重垮塌,其上趴着一个后背突突冒血的休屠人。

余下两个休屠人进退维谷,缩在墙根下不敢动弹,但是……这样就算安全了?

下一刻,噗噗,两支铁箭穿墙而过,两个休屠人胸口突出两截滴血的箭镞,休屠人四肢一阵抽搐,慢慢垂下脑袋——马悍的魔弓铁箭下,没有射击死角。

赵云抬头深深看了一眼黑暗中的马悍,他方才能隔墙杀敌,主要是敌人贴墙走动时发出声响,周仓多半也是如此。那马悍呢?他距离那么远,夜色那么暗,而且敌人根本没动弹。他又是如何发现敌踪的?这个人,从自己认识的那一刻起,满满都是迷啊!

突然林道上一阵混乱,人嚷马嘶,接着蹄声响起。

周仓一下跳起来:“休屠人要逃!”

没错,休屠人要逃了。方才他们正打算集结人手,一鼓作气向前冲时,才惊骇发现,居然只剩稀稀拉拉十余人——只这么一会工夫,其余二十余同伴。非死即伤。幽暗的宅院里,不知埋伏着多少可怕强弓手,而已方只剩下不足二十人,这仗还打得下去么?

跑!快跑!这是剩余休屠人的唯一念头。

管亥与周仓郁闷之致,他们两人,一个只斩杀一敌,一个从头到尾看热闹,嗯,实际上是听热闹。连身都没热开。真的是……

赵云则很干脆道:“我输了。想当年,我还对蓟侯说,你驰射不行……没想到啊,短短一年。你竟然能成长到这个程度。”

赵英姿则象看怪物似地盯住马悍,一霎不霎。

马悍站在屋顶,凝视着视屏上的一群红点远去,一直到完全消失。他的热源探测器搜索半径为一公里。红点消失,说明已超出一公里范围,如此远距。说明休屠人真正逃跑了。只不过,这些烧杀抢掠的强盗只怕做梦都想不到,在外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吧……

马悍纵身跳下院子,对赵英姿指了指大门,示意她看守住,然后向赵云、管亥、周仓三人招招手:“我从那个休屠百人长嘴里掏出了一些东西,计划有变,大家合议一下。”

博塔,也就是那个休屠百人长,供出了一个重要情报:黑山军主帅、平难中郎将张燕,联合冀州牧壹寿(雒阳李傕、郭汜所封,袁绍拒绝承认)、度辽将军耿祉、西河四营屠各、雁门乌丸,即将对常山发动前所未有的进攻。

“张燕攻常山,袁本初一定会尽快结束河内之战,掉头回防,常山,必有一场万军大战。”马悍目光迥迥在三人脸上扫过,看到的,是管、周二人悚榴莲视频污片APP然却隐带兴奋的面孔。唯有赵云,面沉如水。是啊!常山,是他的家园,他的嫂子,他的侄女,他的族人,他的故交好友,全都在这片土地上,战乱一起,生灵涂炭,南庄今日之祸,就是常山明日之例。

马悍沉声道:“我改变计划了,不再前往河内,改在常山坐观风云。”

管亥吃惊道:“那我们的骑兵……”

“我明日就派遣两名狼牙飞骑,一人三马,速回北海,让太史子义将转运人员的后续事宜全部交给王叔治处理,自率一百五十狼牙飞骑前来会合。”马悍摸着下巴想了想,“这次同样可以走水路。我们一路西行,大抵是沿着滹沱河而走,这条河完全适宜行船没问题。”

管亥看了周仓一眼:“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先派人联系张燕?”

马悍冷冷看了他一眼:“不必了——我们这一次,不站在他这一边。”

管亥惊讶不已:“跟袁本初联手?可是城守曾斩杀袁氏多名大将,而且,还曾生擒……”

马悍目光闪动:“袁本初是枭雄,枭雄自有其不同一般的胸襟。呵呵,黑山联军足有五万之众,尤其骑兵更达八千之多,袁本初只有不到三万人,骑兵不及黑山之半。在这个时候,他需要一切援助,尤其是骑兵的援助。我想,他会做出正确选择的。”

马悍说罢,面对赵云,正容道:“子龙,可愿与某共击胡虏?”

赵云握紧长矛,脸色冷峻得可怕:“无论谁想涂毒常山,先问赵子龙手中这杆长矛!”

马悍微笑伸出手,赵云一怔,随即会意,毅然伸出手。

两条坚实的臂膀,时隔一年之后,再度紧紧握在一起。

这一次,或许不会再分开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Categories: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