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色直播平台

  

喝茶论酒老爷子(上)

赵出息和二胖一直聊到凌晨四点,早上八点准时起来,睡四个小时对两人俩说不算什么事。二胖跟着赵出息顺着锦江岸边跑步,在小区门口吃豆花油条包子,顺便给陈平庸带回去,陈平庸差不多在赵出息回去的时候正好起床,加上中午的午睡,他会保持每天七个小时的睡眠。不过大多时候因为酒局都会喝的醉汹汹,回来便倒头就睡,光是赵出息住在他家这一星期多,便有四次如此情况。不过陈平庸虽说经常因为酒局喝酒,可每次绝不会让自己喝醉不省人事,这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底线。

赵出息和二胖回陈平庸家后,意料中陈平庸已经起床,正在洗脸刷牙,赵出息把早餐放在桌上,陈平庸出来嘟囔道“一会安琪那丫头过来,你和二胖什么时候出门,要不吃过午饭再出门”

赵出息看向二胖,二胖没表露任何意思,赵出息便回道“我两随意,那就吃完午饭再出门”

赵出息待在陈平庸的房间里看书,他现在愈发渴望自己能有一个像陈平庸这样的书房,或者比陈平庸这个书房更大,里面放无数本书,需要自己用梯子去取。赵出息的所作所为好像应验一句话,当你的求知欲被激发后,你便愈发的想知道你不知道的一切东西。至于二胖和陈平庸,则在客厅里看电视,有些让陈平庸无法理解的是,昨晚大放光彩的二胖居然喜欢看喜洋洋和灰太狼,看的是目不转睛,津津有味,陈平庸无奈,一个快五十岁的大叔只好陪着二胖看喜洋洋和灰太狼。

十点刚过,安琪便来到陈平庸家中,赵出息下楼用猫咪社区入口狐疑的眼神盯着安琪,安琪冷哼道“瞪着我看干嘛,想吃我还是不欢迎我?”

“都有”赵出息顶嘴道,曹平他们说安琪冰冷,在赵出息看来,安琪其实是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触,如果和她熟络以后,她就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。

安琪快步跑到陈平庸的身边,搂着陈平庸的胳膊回道“我只是来看看我干爹,给我干爹打扫打扫房间,顺便看看你有没有被那群大汉宠幸”

安琪其实经常来陈平庸这,给陈平庸打扫打扫房间洗洗衣服等等,陈平庸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虽说有钟点工,可安琪总是不放心。平时总爱打趣喊陈平庸干爹,陈平庸老训斥她会把自己喊老,反正总来没答应过。人多时,安琪便喊叔,人少时就嘟囔干爹。

二胖则完全不理会安琪,动都没动的继续看自己的动画片,安琪和赵出息陈平庸打趣完后,发现二胖看的是喜洋洋和灰太狼后,和陈平庸如出一辙的反应,哭笑不得,实在忍不住笑出声,赵出息瞪了眼安琪,陈平庸则示意安琪嘘声,安琪对二胖挺好奇的,主动凑到二胖的身边,嘟嘴道“看动画片?”

二胖没理会她,安琪并不沮丧,继续道“这个已经过时了,不好看,我给你找个好看的”

二胖这次转过头,有些半信半疑的盯着安琪,安琪拿起遥控器,搜索出熊出没,哼道“这个比喜洋洋要好看,你不信你看”

二胖便目不转睛继续看,好像真如安琪所说的比喜洋洋好看,一如既往的目不转睛。或者对二胖来说,看什么其实都一样,只是打发无聊的时间。安琪则有些沾沾自喜,以为自己已经和二胖拉近关系。

快到午饭点的时候,陈平庸招呼大家出门去吃饭,安琪磨蹭道“外面能有什么吃的,我最近吃的都快厌食了,干爹,你给我做饭吃吧”

陈平庸会做饭,只是他觉得做饭太麻烦,大多时候都是在外面吃,心情不错,或者有能让他愿意做饭的人出现后,他才会不耐其烦的下厨。不过安琪已经从他愿意做饭的人名单中划出,谁让这丫头每次来都让他做饭,总是有各种理由。陈平庸推辞道“做什么饭,太麻烦,每次都是我折腾你吃,不做”

“干爹,你不疼我了”安琪故意学着撒娇道,反正他在陈平庸面前无所顾忌。

赵出息想想这段时间安琪和陈平庸没少帮自己忙,便主动请缨道“我做吧”

“你做?”安琪听到这话有些不信的盯着赵出息问道。

陈平庸笑道“出息会做饭?”

“学过点”赵出息沉声道。

安琪半信半疑道“你确定你做的能吃?”

“反正我觉得吃不死人”赵出息呵呵笑道。

安琪懒得出门去吃饭,这个点外面热的能当烤鸭,于是道“那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”

安琪是完全不信,死马当活马医,陈平庸则是半信半疑,到时候不好吃出去吃就是,只有二胖一脸期待,没有奶奶,只能跟着赵出息蹭饭。赵出息到陈平庸的厨房翻箱倒柜,还好什么菜都有,不用下楼去买,四个人折腾五六个菜差不多,陈平庸和安琪吃惯川菜,那就换换口味做点别的菜,安琪则跟在赵出息的后面给他打下手。赵出息切菜的功夫可能不专业,顶多是家庭主妇的级别,可重要的是怎么做,如何做,他可都是真传老太太的看家本领。

安琪生怕赵出息做的不能吃,到时候白折腾,打退堂鼓道“赵出息,实在不行,就算了”

赵出息懒得搭理,自顾自的做,等到他第一个菜糖醋排骨出炉以后,安琪已经收回之前的质疑,完全把赵出息当大厨看待,绝对不属于外面饭店的味道,等到接下里的麻婆豆腐、酸辣土豆片、拔丝苹果、宫保鸡丁、以及最后一个汤西湖牛肉羹出锅后,连陈平庸都忍不住给赵出息竖大拇指,就差说你小子可以去酒店当大厨了,还用找工作。

安琪等菜都上桌后便忍不住拍照片发微博炫耀,更是要拜赵出息为师,赵出息笑着敷衍过去,至于二胖眼睛都已经发绿,等陈平庸说开吃后,二胖便风卷残云的开始扫荡,完全没了昨晚的高手风范,赵出息吃饭的速度也不慢,安琪瞅着这两个吃货这是要抢食的节奏,吃饭比较淑女的她也只好加入这场抢食大战,废话,不抢一会就只能舔盘子了,谁让赵出息做的这么好吃,只有陈平庸不紧不慢。

四个人五菜一汤吃的干干净净,洗盘子打扫残局这样的事情自然留给安琪,赵出息给陈平庸打过招呼后便带着二胖出门。安琪听见动静这才出来,疑惑问道“干爹,赵出息和二胖干嘛去了?”

“找工作,找房子”陈平庸坐沙发上翻着杂志随口回道。

安琪皱眉道“怎么,他不想在酒吧干了?”

“在酒吧毕竟不是什么长久的事情,你觉得赵出息和二胖在酒吧不屈才么?说句实话,他两这身手显然不是普通人,能干的事情很多”陈平庸沉声解释道。

“干爹,你说他两是不是杀手或者特工什么的?”安琪天马行空问道。

陈平庸笑着摇头骂道“真敢想,不过,应该差不多。赵出息在酒吧也有段时间,你看他为人处世的方式,罗立和张晓鸥没少刁难他吧,除过曹平下面那帮人也不怎么待见他,毕竟和我走的太近,有些明面上跟他熟络,其实还不是想接近我。这些赵出息从来不闻不问,他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,他们让做什么便做什么。”

“似乎是这么回事,他好像从来不管外人对他的看法”安琪回想起赵出息的点点滴滴,点头道。

陈平庸哈哈笑道“三等男人没本事有脾气,二等男人有本事有脾气,一等男人有本事没脾气,你把自己的心放多高,想要追求多高,你就是多高。我陈平庸看人很少出错,不信走着瞧”

“赵出息真有这本事?”安琪总觉太过匪夷所思。

陈平庸笑呵呵道“应该是他两都有这本事”

二胖和奶奶当年在成都的时候,便住在锦里附近,那个时候锦里远没现在这番繁华。至于二胖后来工作的地方则离锦里不远,就在锦里东路和南河桥交叉处的拒霜园,那里有个两层小茶楼,旁边便是四川省政协,是位老爷子颐养千年的地方,老爷子是奶奶的朋友,和林家有着渊源,今年应该有七十有五的高龄。

拒霜园离九眼桥这边不远,顺着锦江而上,开车也就十分钟,公交的话不到半小时,相比于对成都还不算了解的赵出息,二胖对成都可谓是熟门熟路,哪有好吃的苍蝇馆子他都知晓一二,严格意义上来说,他在成都只待了两年时间,大多时间在川渝其他地方,奶奶则待了近四年时间。

成都的出租车比西安贵很多,两人没敢奢侈的打车,只好坐公交,让赵出息比较好奇的是,成都有种外表像木头做的公交,有空可以去坐坐。半个小时后,两人便已到拒霜园,盛夏季节,拒霜园的人不多,里面葱葱郁郁,花花草草树木很多,茶楼便在园中深处。有二胖带路,穿过林荫小道,两人很快便找到茶楼,茶楼名字很独特,叫茶与酒。二胖解释道,老爷子这茶楼可以喝茶也可以饮酒,随性,没太多限制,只是喝茶的人居多,大家便喜欢称这里是座茶楼。

没有门迎,茶楼一共只有三个伙计,楼上一个,楼下两个,楼下的是任何人都可以来喝茶饮酒,楼上的则只有老爷子的客人能上去。老爷子的家离这不远,每天自己走着过来,早上十点营业晚上六点关门。只要老爷子没什么事,大多时候都会待在楼上看书会友喝茶饮酒,这样生活确实赛神仙。

茶楼大多是木质结构,整体中国风,雕栏玉彻屏风竹帘青花瓷,古色古香的灯台灯笼,画屏古意,古灯影朦胧,花格门隔出一方茶语心静,窗外是春花秋月,红尘阡陌,窗内是放飞的思绪,雅致的茶魂。青竹与古花格搭配,随处可见的木桌木椅及书画挂件,设计这茶楼的人可谓是别有用心。

大夏天中午,一楼空无一人,只有坐着自顾自饮茶的两个年过半百近花甲的老人,两个老人似乎都不认识赵出息和二胖,笑呵呵的起身问道“喝茶?”

二胖摇头回道“找谁?”

这两个老人他都不认识,记得以前这里是三四个年轻小伙子,现在怎么成老头了,要不是穿着茶楼那白色大褂,他还以为是喝茶的客人。

“找谁?”问话的老头很和蔼,笑眯眯的问道。

二胖轻声回道“胡爷爷”

“你是?”老头皱眉问道,因为眼前这年轻人找的是老爷子。

二胖淡淡道“林家后人”

老头没敢耽搁,笑道“我去问问老爷子”

说完,老头让旁边那位不怎么说话有些昏昏欲睡的老头待着,自己在上楼去通知老爷子。

楼上,正和某位刚跨入厅级干部序列男人说话的老爷子,在听到老头说林家后人找他后,激动的手中的茶洒满腿上,坐在他对面隐约四十来岁的男人微微皱眉,若有所思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Categories: 未分类